取琴理曲.

祁安,幸识。
是月球的表面,懒癌晚期和狼人杀爱好者。

郑桥北

写给郑桥北的东西,看到这个名字忽然就很想写些什么,不知想表达什么,也不知有没有人能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郑桥北

郑村有座桥,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建的,听村子里的老人说,他们小时候就有这座桥了。

郑村还有个镇村之宝,是一个盘子样的玩意,无论怎么转里面的针都指向桥的方向。

村里懂的最多的二叔说,因为桥的那边是北边,所以指针总指向桥。因此,村里的人都管那东西叫指北针。

有了指北针后,村里去打猎的青壮年再也不会迷路了。

阿泽是村里最老的郑奶奶收养的孩子,是郑奶奶还没这么老的时候去河边洗衣服捡到的,没人知道他来自哪,为什么会出现在郑村。

阿泽懂事之后总喜欢问郑奶奶他来自哪,郑奶奶被问烦了,就指着指北针,随口回答他:“看到指针没,你就从那来的。”

后来再长大点,阿泽知道了那个东西叫指北针,指的地方叫北方,他有事没事就喜欢问村里人北方是个什么样的地方。

树底下乘凉的王爷爷告诉他,北方是一个树木高大青草鲜美的地方,有打不完的猎物。

年轻时最爱美的张婶告诉他,北方很繁华,有数不清的街道,数不清的好看衣服和胭脂。

刚成年的周姐告诉他,北方的姑娘可以不用天天做农活做女红,可以在坐在大房子里读书。

才五岁的小虎告诉他......

阿泽听说了很多关于北方的事,可他还是不知道北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地方。村里人都告诉他,北边的人不欢迎郑村的人,很不友善,阿泽很听话,久而久之就不再提起。

村中的日子过的很快,转眼间阿泽也成年了。和每个成年的青年一样,阿泽也开始跟着其他的青壮年一起去打猎。

这是他第一次去打猎,也是他第一次用指北针,阿泽学的很快,没几次村里人都统一默认了打猎的时候由他保管指北针。

阿泽渐渐长大了,和每一个郑村长大的孩子一样,变成了挺拔的青年,结实的壮汉,迟缓的老人。

他似乎忘了那个关于北方的话题。

有一天已经很老的阿泽在家门口晒太阳,隔壁才几岁的燕子跑过来了,“阿泽爷爷,北方到底是个啥样的地方啊?”

阿泽愣了愣,回答道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燕子说了什么阿泽都没听到了,他突然疯狂的想去北方看看。

阿泽说做就做,指北针就在他家里,村里人这个月都不会出猎。

夜里的郑村一如多年前一样安静,没有人看到年老的阿泽拿着指北针向桥边走去。阿泽劝自己,就走过那座桥就好,看看北方是什么样就回来。

阿泽走上了那座桥,桥很破败,比阿泽想象中的简陋多了,也短多了。

快到时迎来走来一个人,阿泽停下脚步,不由得有些紧张,他还记得以前老人说的话,北方的人很讨厌郑村的人。

那人问他,“老人家,你去哪?”

“我想去北方看看。”

那人笑了,“老人家,桥对面就是北方啊。”

阿泽也笑了,“小伙子,你别想着唬我,我带着指北针呢。”

“老人家,你何不低头看看?”阿泽低下头,指北针的指针赫然指向他身后。阿泽再抬头,那个青年已经不见了,阿泽还没来得及注意他长什么样。

阿泽不信邪,开始往回走,刚走过桥中心,指北针又指向桥的那边。阿泽试了好几次都是如此。

阿泽不明所以,拿着指北针回了家。第二天他告诉村里的人,村里的人都觉得他老糊涂了,摇着头走开各做各的事,指北针也交给其他人保管。

阿泽自己都觉得这像个梦,但是一切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。

又过了几天,村里人突然看见阿泽走出了家门,身体佝偻着,眼睛却出了奇的亮,懂医术的四叔说这是回光返照之象。

阿泽慢慢的走啊走,没人拦他。阿泽走到了桥边,还在继续走着,村里人没管他,只当他是想去桥那边看看,这个老疯子的事迹大家都知道了。

没想到第二天,村里人在桥下发现了阿泽的尸体,四叔都看不出来他到底是被淹死的还是老死的,不过也没有人好奇。

阿泽无儿无女,有谁会在意一个如此老的疯子的尸体呢。于是那具身体就这么留在了桥下。

评论

热度(1)